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钩沉
 
 
60年前北平党组织公开前后

 
周  进
   
  北平和平解放前,由于残酷的阶级斗争,中共北平党组织长期处于秘密状态,党组织对党员采取单线联系的方式。同一支部的党员,虽然在同一领导下进行斗争,但因没有横的联系,互相并不了解。解放后,中国共产党已经从革命党成为执政党,在党内公开党组织的基础上,在社会全面公开党的支部组织,公布党员名单,不仅可以证明党的强大,也必然极有力地促进党组织的建设,加强党员与群众的联系。重温60年前北平党组织公开这一历史事件,对于我们今天加强党的组织建设和先进性建设、提高党的执政能力、进一步密切党群关系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党组织和党员在党内公开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前,全市共有地下党员3376人(正式党员2462人,候补党员914人)。其中,属华北局城工部系统的2862人,华东局系统的81人,北岳区党委系统的201人,冀热察区党委系统的31人,其他201人。在华北局城工部系统的2862名党员中,工人工作委员会领导的308人,铁路工人工作委员会领导的201人,学生工作委员会领导的1470人,平民工作委员会领导的497人,其他个别领导的386人。全市3376名地下党员中,青年学生居多数,共1394人,占41.28%;工人928人,占27.49%;农民546人,占16.17%;职员和知识分子及其他成份508人,占15.06%。
  这些党员绝大多数都是长期在秘密状态下通过单线联系的方式开展工作。为适应解放后革命形势和建设、管理城市的需要,党组织和党员首先应在党内公开。
  在北平和平解放后的第四天,即2月4日,召开了全市党员大会。这次大会在宣外国会街北大四院礼堂举行。前来参加大会并讲话的有中共北平市委书记彭真、市委第一副书记叶剑英、第二副书记赵振声(李葆华),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平津卫戍区司令员聂荣臻、华北局书记薄一波、市委组织部长刘仁。其中,赵振声代表市委讲了党组织公开的问题,指出党组织公开的基本目的就是要把党放在群众的监督下,领导群众进行革命和建设事业。如果党组织不公开,坏分子会混进党内,坏作风会滋长起来,党员会脱离群众,甚至产生贪污腐化堕落。
  由于会场条件的限制,出席2月4日会议的主要是中共中央华北局城工部领导下的学委、工委和铁委三个系统的党员。平委只让总支委员以上干部参加。2月13日,市委又在南新华街北平师范大学礼堂,召开了未参加2月4日大会的平委和其他系统的党员大会。
  这两次大会,是多年来长期坚持艰苦地下秘密工作的党员的第一次公开聚会,是北平地下党员的胜利大会师、大检阅,是一次历史性的会议。大家受到了极大的教育和鼓舞,决心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以新的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风,做好新北平的管理和建设工作。
  党员在党内公开以后,接着就是进行党员登记,把分散、单线领导的党员和平行党支部统一起来,按单位或地区建立统一的党支部。一个单位有几个党支部的,则建立党总支,改变过去“多头”“平行”的状况,加强党的统一领导。
  4月18日,市委召开第一次全体党员大会,提出了公开党的问题。但是,由于当时社会秩序尚未完全稳定,潜伏的敌特分子伺机进行破坏,散兵游勇刚刚开始收容;北平党组织与天津、上海、武汉等大城市地下党多有牵连,过早公开北平党组织对尚未解放城市的工作不利;在党支部公开之前,在党内从思想到组织需要有所准备,有些工厂、学校中的党员表现并不都是很好,不敢放在群众监督之下,对公开党采取了消极的态度,因此,党组织仍未向社会公开。
  截至1949年6月,市委系统的党员总数增加到7255名。
 
  关于党组织向社会公开的思想调查
 
  党组织向社会公开,对于广大党员来说需要一个思想认识的过程和心理准备,否则,一下子公开了,会出现紊乱和不适应的症状,使工作陷于被动,严重的可能损害党的形象。当时,燕京大学党支部向部分党员提出了13个问题进行调查:
  1. 党公开的意义和作用是什么,好处和坏处有哪些;
  2. 为什么要在今天提出公开党的问题;
  3. 你认为今天有没有公开党的条件;
  4. 你估计党公开后,群众会有什么反映,可能产生什么问题;
  5. 党立刻公开,你有什么顾虑,对工作学习会有什么影响;
  6. 立刻公开党,你对党有什么顾虑,对党会有什么影响;
  7. 党公开后,群众发现历次学生运动的领导人都是党员应如何解释;
  8. 党公开应采取什么形式,最适当的方式应是哪一种(大字报、招待会、支部大会、群众大会);
  9. 公开到什么程度最合适(全部公开、有保留的公开);
  10.公开的步骤应该怎样;
  11.如何在公开过程中整顿队伍;
  12.党公开后组织生活怎么过法;
  13.公开后如何开展活动。
  被调查者对每个问题都写了书面答案,提出了自己的认识、意见和建议。从调查结果来看,大家都拥护党公开,有比较正确的认识,但有不少个人顾虑,如有的认为自己理论水平低;有的认为有些课程学习成绩不够好,公开党员身份后怕起不到模范带头作用;有的因为长期从事地下工作,习惯于独立处理问题、秘密进行工作,在作风上脱离群众,公开后担心得不到群众信任。其他一些学校、工厂中的党员也有类似想法。
  鉴于燕京大学及其他一些单位党员中存在的问题有一定代表性,因此市委提出一方面要加强对党员的教育,一方面在党支部公开前党员可以先从事公开活动,在生产、学习、工作中虽不公开宣扬,但也不故意隐瞒自己的党员身份,达到在活动中逐步公开的目的。市委通过举办干训班,抽调工厂、学校、机关中的党员和一部分党外积极分子一起学习,党员在学习过程中即向群众公开了。同时,在党内开展学习党章、党纲,学习中央的方针政策的活动,以提高全体党员的政治觉悟和思想水平,还对党员和群众进行党的基本知识、城市政策教育,在进步群众中发展新党员。这样,既壮大了党的队伍,又在思想上和组织上为党的公开做了准备。
 
  党组织全部向社会公开
 
  经过党内外一系列准备工作,向社会公开党支部和党员的条件已基本成熟。
  1949年6月18日,中共北平市委作出决定,要求全市各工厂、学校、机关在6月底7月初,即在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28周年之际,将支部和党员名单一律向社会公开。市委机关报《北平解放报》发表了题为《党支部必须全部公开》的社论,推动公开活动的开展。
  6月22日、26日,市委组织部分系统召开了全市党支部书记会议,对公开党支部的工作作了具体部署。市委组织部学校支部还统一发布了公开党支部布告的形式和词句:
  中国共产党×××支部委员会通告
  年 月 日
  兹奉中国共产党北平市委指示,北平市各工厂、学校党的支部应立即公开,并将全部党员名单予以公布。×××支部委员会遵照市委指示,特将共产党员名单公布于后。
 
                                                 支部书记 ×××
委员 ×××
党员 ×××
 
  (候补党员在名字后注候补二字)
  七一前后党组织公开形成高潮。各基层单位按照市委要求,采取了公布党员名单、召开有群众代表参加的党支部大会等方式,先后在本单位公开党支部和党员,并在支部大会上讨论和检讨支部与党员的工作,检讨党群关系,听取群众的意见和建议。大多数单位都召开了党员大会或纪念“七一”大会,邀请部分党外群众参加。一些大学的党组织公开后,还走访教授听取意见,在形式和内容上力求朴实、坦诚、庄重、严肃。
  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诞辰28周年纪念日,也是北平解放后迎来的第一个党的生日。这一天,中共中央华北局及中共北平市委召集了在北平的党、政、军、民机关及工厂、学校的党团员和干部举行了空前隆重的纪念大会。纪念大会会场设在先农坛运动场,华北局及中共北平市委所属的76个单位,约3万人参加。北平的共产党人第一次公开召开中国共产党建党纪念大会,深切地感受到中国共产党作为新中国执政党所肩负的人民的重托。
  在公开党支部的过程中,因工作需要,有个别党员没有向群众公布,如燕京大学保留了五名没有公布,一名是校长秘书,二名是做保卫工作的同志,二名是正在国外访问的同志。中学中反动势力较强的大中中学和只有一两名党员的法勤中学、孔德中学、大众中学及党员严重脱离群众的女子职业学校未公开党组织和党员。
  各区机关党支部的公开,在基层单位党组织公开后进行。市委“要求先搞试点,取得经验,逐步推广。”
 
  党组织公开后的建设与发展
 
  1949年8月27日,彭真、赵振声作了《关于公开党的组织及改善党与群众关系问题向中央、华北局的报告》,汇报了北平党组织公开的方法、党组织公开中的党员表现及群众反应、公开中所得的经验以及党群关系出现的新问题、新情况。截至1949年底,北平党组织的公开工作,历经半年多时间,圆满结束。从组织系统和活动方式上,实现了从秘密的革命党向公开的执政党的转变。
  通过公开党组织,提高了党员素质,进一步密切了党群关系。这次公开党支部工作是有计划、有步骤进行的,经历了一个先党内后党外,从思想准备到组织公开的过程。党员和群众普遍反映良好。党员在学习上、业务上、作风上特别是对群众的态度,有显著的改善。工作认真了,做事谨慎了;作风民主、态度谦虚了;感觉到做一个党员不容易,要求学习了;在党内关系上,也很自然地打击了一些家长制的作风,扩大了党内的民主。虽然,有少数党员在党的支部公开后,因为怕得罪群众,对群众的错误言行,不敢表示态度。但从总的方面来说,党的公开,促进了党的进步,提高了党的质量。许多群众说:“共产党光明正大,老老实实信得过”,“共产党进城几个月就公开,国民党却始终不敢公开”。辅仁大学党支部公开后,有的教授说:“你们党敢公开,证明你们不做坏事。国民党做坏事,就不敢公开。”有些群众说:“这一来,有事好商量了。”
  通过公开党组织,进一步加强了党的制度化建设。8月,市委专门规定了五项制度:
  1.工厂、学校、机关的支部应一律公布党员名单,公开党的支部组织与会议,经常吸收非党群众代表自愿参加有关的党的支部大会。
  2.党、工会、学生会、工厂管理委员会,必须定期或适时地召开代表会议,把群众的意见集中起来,再坚持下去。党的支部委员会、工厂管理委员会中的工人代表及工会与学生会中的委员和代表,应一律定期实行选举,不得再采用委派制度。
  3.党、工会、学生会、工厂管理委员会及其代表应定期向自己系统或所代表的群众作报告,认真听取他们的意见和批评。
  4.无论党、行政或工会与学生会的领导机关,工作中有缺点错误时,应公开向群众进行自我批评,或作适当的解释。不应忽视群众意见,甚至强词夺理文过饰非。
  5.一切工作,凡应当和群众商量的必须耐心地切实地和群众商量,特别是关于生产计划、教育计划等。一切党员、一切党与行政及群众团体的领导者,必须养成倾听群众意见和向群众学习的作风。对于群众的要求,凡可能应当解决的应迅速解决;不能解决的,应说明不能解决或暂时不能解决的理由,不得置之不理或模棱两可地敷衍。
这五项制度,保证了党的群众路线的贯彻执行,加强了党的领导。
  通过公开党组织,进一步壮大了党员队伍。党组织的公开大大提高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同时在公开的过程中,广泛向党外进行党的宣传教育,工人、学生等群众对党的认识提高了。有些群众打听入党的条件,要求入党,或向党推荐候补党员。也有“保送”学生入党训班或找党员商议合组学习组的。在各单位党组织举办的训练班上,许多人争相递交入党申请书,形成了以要求进步为荣、要求入党为荣的新局面。在北平解放后的一年中,至1950年1月,共发展了新党员5860人,其中党组织公开后的9月至1950年1月共发展4716人,占新党员总数的80.5%。在这5860名新党员中,工人占50%,学生占26.5%,农民占13%,其他占10%。加上原地下党与新调来的党员,到1950年1月,全市(不含中央和军委系统)党员总数增加到15228人,其中工厂企业的党员6081人,党政机关的党员5094人,学校的学员2104人,农村、街道和其他单位的党员1949人。党组织的公开,使党的队伍迅速发展壮大,从而为建设新北京奠定了可靠基础。
  通过公开党组织,进一步纯洁了党的组织。市委在党组织公开工作中,对党员进行了登记,要求各级党组织对党员进行严格审查,把那些阶级异己分子,投机、动摇分子,有严重劣迹经教育不改的坏分子,坚决清除出党。至1949年12月,经过各级党组织对党员的逐个审查,全市共清理了146名不合格的党员出党,其中,有政治问题的30人,被敌人逮捕叛变者15人,消极蜕化者54人,自动脱离党的关系者47人。党组织的进一步纯洁,保证了党的战斗力的发挥。
 
  该文原载《北京档案》2009年 第7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