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钩沉
 
 
段君毅巧解“非法占有私房”问题

 
苏  峰
 
  段君毅同志(1910-2004)是一位毕业于中国大学、参加过一二·九运动、1936年入党的老革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在部队作出巨大贡献。新中国成立后,在重庆、西南军政委员会、第一机械工业部、四川省委、铁道部、河南省委担任主要领导。
  段君毅与北京结缘于1981年,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和他搭班子、任第二书记兼市长的是焦若愚同志。
  1981年1月21日,国务院副总理万里、中组部部长宋任穷送段君毅、焦若愚到北京市委、市政府上任。欢迎会上,万里专门提出了北京面临的一些困难,如住房、治安、烧煤、交通、水电、副食供应等,这些困难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万里风趣地说:“首都无小事。今天是农历腊月十九,再过十天就是春节了。在北京,市民吃不上花生米、买不到炖肉的大料,市政府就要挨骂。”
  当时的首都北京,各项工作已显露生机。但“文革”造成了严重影响,广大市民的衣、食、住、行仍面临很多困难,段君毅真抓实干,很多民生问题都是亲自抓,解决非法占有私房问题便是其中一例。
  “文革”期间私房被视为“资本主义尾巴”给割了。此时农村的“资本主义尾巴”已平反正名,京城里的平反却不彻底,非法占用私人的房产仍未归还。
  “文革”期间全北京市共占自住房72000间,退房工作虽然从1972年就开始,但到1981年初才退还12000间,照这速度完全退回还需50年。房主纷纷上访,要求加快退房速度。
  北京市委于1980年下发140号文件,限期各单位到年底全部退完。这么短的时间里,占房单位到哪弄这么多房子去?这不切实际,能办的索性也不办了。有的单位发牢骚,说:“市委许愿,基层作难。”
  市委曾在《北京日报》发文催促退房,但占房单位仍不予理睬。宣武区落实私房办公室向有关单位发出3300多份退房通知书,被退回400多份,拒绝执行。有的占房单位甚至在退回的通知书上写:“国家不给工厂一间房子,退私房问题找国家解决,不能把矛盾推给工厂。”
  不退房,房主不答应,有些房主直接找住房单位和个人交涉,常常发生冲突、殴斗,有的房主趁占房户不在家撬锁、在墙上打洞,进屋把东西搬到外面去,强占住房。北京市客车装配公司四厂的崔氏兄弟和自动化仪表五厂的6位职工,联合给市委领导写信说:“1981年3月1日前,仍不把占用我们的房子还给我们,我们就将游行抗议。”
  面临这种局面,新上任的段君毅感到这不是个小问题,必须认真对待。他一方面责成赵鹏飞、陆宇澄、叶子龙等有关领导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一方面亲自深入到退还私房的后进单位调查处理。
  段君毅指示客车装配公司四厂,先给崔氏兄弟解决两间住房,以缓和矛盾。然后又下达切实可行的文件,要求占房单位从1981年起,每年在新建住房中拿出20%作为退房用,逐年完成。
  可有的单位错误地认为,这是第二个140号文件,也可以不执行。段君毅决定抓典型,杀一儆百。他来到北京市交通运输局和公交总公司检查私房退还落实情况,这两家单位的退房面积比规定差了很多,不到十分之一和二分之一。段君毅当场作出指示:先写检查,等候处罚;今年少分的部分,明年补上。再不改就执行纪律。
  第二天,两家单位都紧急召开党组会,制定落实措施,写了检查。市落实私房办转发给全市各单位,有效地推动了全市私房落实工作。退还私房需要资金,段君毅亲自找国家有关部门请求拨款,加快了退还私房的进度,从1983年到1985年,每年退还私人住房近万间,到1992年共退还6.7万余间,占应退房的93.3%,私房退还政策得到了基本落实。
  1984年5月,段君毅从第一书记的岗位退了下来,他仍然关心北京老百姓的生活,亲自组织北京市服装行业座谈会,专门解决北京“做衣难”的问题。尽管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仅有3年多的时间,但段君毅这种民生问题亲自抓、解决问题有办法的工作作风给首都人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20多年后的今天,仍然有着相当的现实意义。不空谈、真抓实干的干部,人民一直都喜欢、一直都拥护。
 
  该文原载《北京日报·理论周刊》2010年 7月19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