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钩沉
 
 
李琪:敢于实事求是

 
苏  峰
 
  李琪同志(1914-1966)是一位因家贫只上过五年私塾,却在文化、政治、历史、理论方面有着渊博知识、好学不倦的实干家。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他长期战斗在晋绥边区敌后,多次出生入死。新中国成立后,他写的《<实践论>解释》、《<矛盾论>浅说》风靡一时,任北京市委宣传部长期间,积极贯彻“双百”方针,最终死于江青的残酷迫害。
  李琪是一位敢于实事求是的宣传部长。他不顾江青的“旨意”,保护老艺术家和他们的艺术生命,是他“敢”于实事求是的例证之一。
  1964年春,江青打着京剧革命的旗号,驾临北京。李琪作为宣传部长与江青一起搞京剧“革命”。江青推行极左文艺路线,作风跋扈霸道,正派的李琪对此不予苟同,对江青从尊重客气到尽量推托、冲突频起,再到矛盾激发。
  江青一来北京就表示“我是和传统戏决绝了,我的试验田不能演传统戏”,她指责“北京市委有人对传统戏很感兴趣”。江青不仅装模作样反对传统戏,不准公演受欢迎的传统戏,还下令几位京剧表演艺术家不得演戏。
  1965年春,江青让北京京剧团《红岩》剧组到重庆渣滓洞戴着手铐脚镣“体验生活”,赵燕侠到重庆后,因全身浮肿,请假回到北京。江青知道后,大为恼火,说:“连体验生活都经不起,哪能演出好戏?对演员不能太迁就!”李琪找赵燕侠谈话,了解到她确实有病,便在《文艺战讯》上反映赵燕侠的具体病情,以这种方式顶住了江青的无中生有,保护了赵燕侠。
  名演员马连良、张君秋、裘盛戎等拿手的传统剧目都因江青的一句话而禁演,对他们提出的排演现代戏的要求,江青则是一概不许。
  李琪反对这样做。早在1963年12月,李琪就明确指出:“演现代戏光荣,演优秀的历史戏同样是光荣的。”江青“旨令”下达后,李琪坚持实事求是,仍然反对剥夺老演员的艺术生命。他几次强调:“对裘盛戎等老演员还是积极帮助他们排出戏来。”他不顾江青不许“男旦”演现代戏的命令,支持张君秋排演了《芦荡火种》,还支持马连良、张君秋、裘盛戎等排演了《年年有余》、《雪花飘》等现代戏。1966年2月,李琪在写给江青的信中,提出市委的意见:这些老演员除了在戏校教戏外,也还可演一些他们能演的革命现代戏,或演允许演的老戏。
  李琪和江青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江青曾对李琪采取她惯用的又打又拉两手策略,曾几次要李琪去上海见她,李琪均宁折不弯,愤然向彭真反映江青“主观武断、简单粗暴,像奴隶主对待奴隶一样地对待我”。对妻子李莉说:“江青如此胡来,我总有坐牢、杀头的一天,你思想上要有准备。”他已经意识到这是一场殊死的斗争,但他仍敢于坚持实事求是,在林彪、江青以“海瑞罢官”、“三家村”为突破口时,挺身而出,撰文支持学术讨论,表示邓拓、吴晗、廖沫沙的“问题”是人民内部矛盾。报纸公开点名批评他时,他仍坦然面对:“只要不撤我的职,不停止我的工作,我就坚守工作岗位。”
  在那样的环境下,实事求是不容易,敢于实事求是更不容易。李琪“敢”在京剧改革上反对江青的奇谈怪论,坚持百花齐放;“敢”在已经看出“江青如此胡来,我总有坐牢杀头的一天”,却仍保护老艺术家和他们的艺术生命,坚守岗位;“敢”与红极一时的林彪、江青“作对”,实事求是,支持和保护同志。李琪的敢于实事求是,永远留在了人们的心中,赢得了广大干部群众的尊重和拥护。
  如今,改革已进入纵深阶段,各种矛盾重重,各方利益纠结,各类问题凸显,住房、医疗、教育、环保等问题已决不能等闲视之,如何痛下决心、埋头去做、真心去抓?如果有李琪“不怕坐牢、杀头”精神之万一,有敢于实事求是的胆量与作风,有“不怕丢官”办实事的具体措施,可以相信,任何困难都可以克服,任何问题都可以解决。
  敢于实事求是,才能真的解决问题,才能赢得真心拥护。
 
  该文原载《北京日报·理论周刊》2010年 6月28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