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钩沉
 
 
西斋的记忆

 
苏  峰
 
  1949年5月12日, 毛泽东在香山接见全国学联负责人谢邦定的时候,得知他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就关切地问道:“西斋还在吗?”
  西斋在哪里?西斋还在吗?
  毛泽东所惦念的西斋位于现在的沙滩后街57号。1904年建成的西斋,其实就是京师大学堂西墙外的学生宿舍。西斋有着雕花的大门门楼,还有身穿制服的校警站在门口,很有气势。门内一条长长的甬道,西边是一排排瓦房,当年作为学生宿舍,有十几排100多间宿舍,另有一排餐厅约5间和工役宿舍约10间。甬道东边是原来京师大学堂的7间教室和5排宿舍,窗外种植几株丁香树,每逢丁香花开,香气就飘进屋内。到冬天,学校供给一屋一个洋火炉。最后一进三层台阶的北房,曾作乒乓球室。东边是学生餐厅。餐厅从光绪年间就办起来了,物美价廉,很得学生们的欢迎。 
  1949年,毛泽东所问的西斋还在。60多年后的今天,西斋仍然还在。如今的西斋,门口的墙上镶嵌着“京师大学堂旧址”的文物保护牌。
  西斋原是学生宿舍,真正的京师大学堂位于景山东街45号(原马神庙,今沙滩后街55号),在西斋的东侧,原是乾隆帝四女儿和嘉公主的府第。作为第一所新式大学,成立于1898年戊戌变法时的京师大学堂替代了传承千年的太学、国子监教育制度,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所国立综合性大学,也是国家最高教育行政机关,统辖各省学堂。孙家鼐、张百熙、严复曾担任校长(当时称管学大臣)。辛亥革命后1912年更名为北京大学。
  1917年1月,蔡元培任北大校长后提倡兼容并蓄,思想自由。还针对一部分学生的恶习,发起组织进德会,以不嫖、不赌、不纳妾为基本戒条。蔡元培还敢于首开女禁,实行男女同学,先是允许女生旁听,1920年暑期正式招收女生,这是一大创举。蔡元培任北大校长期间,学校气象一新,“开出一种风气,酿成一大潮流”(梁漱溟语)。
  提到新文化运动,提到五四运动,提到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提到蔡元培、陈独秀、李大钊、鲁迅,现如今的人们,大多会联想到沙滩的北大红楼。
  其实,京师大学堂、北大西斋,才是这段历史、这些历史风云人物活动的起点。
  红楼于1918年8月落成,原计划作学生宿舍,落成后改为文科教室和图书馆。那时的北大分为三院:一院在沙滩红楼,是文科所在地;二院在景山东街,即原来的京师大学堂和西斋,是理科所在地;三院在北河沿,是原来清末的译学馆,为法科所在地。一院沙滩红楼(今五四大街29号)因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而闻名。实际上,新文化运动前期,主要是在景山东街的二院,即京师大学堂和西斋开展,那时红楼还没有建成。新文化运动后期和五四运动期间,许多活动也还是在京师大学堂和西斋进行。
  北大二院的前院东边是文科学长陈独秀的办公室,西边是理科学长的办公室。再往里走通道西侧是大礼堂,蔡元培、李大钊、胡适、鲁迅、郭沫若、梁漱溟、钱穆等经常在这里讲课、演讲。通道东侧有一座中西合璧的楼房,京师大学堂和北京大学早期学生的毕业照都在这楼前拍摄,这里曾是教学楼,鲁迅先生曾在这里工作、留影。
说起陈独秀来北大担任文科学长,源于蔡元培对陈独秀的热情相邀。自1915年在上海创办《新青年》杂志提倡文学革命,陈独秀此时已是新文化运动的著名领袖,蔡元培对陈独秀已有印象,在赴任北大校长一职之前,蔡元培的两个浙江老乡汤尔和、沈尹默就向他举荐过陈独秀。1917年1月蔡元培甫任北大校长,在看了十几本《新青年》杂志后,亲自去前门外的旅馆,邀请陈独秀任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开始还不同意,说他要回上海办《新青年》。蔡元培说你可以把《新青年》搬到北京来办,陈独秀才欣然同意。只有秀才学历(相当于中学学历)的陈独秀最终被长他12岁、翰林出身、两次留学德国的蔡元培的诚意打动。
  陈独秀又引荐刚从海外回国不久的胡适到北大任教。蔡元培还聘请了具有革新思想的李大钊、钱玄同、刘半农、鲁迅等知名学者为教师,这些人齐聚北大二院和西斋,一时风云际会,新思想、新文化激荡着北大。
  西斋不仅有新文化运动的光辉,中国最早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社团——马尔克斯研究会也诞生在这里。
  西斋有一座三进四合院,最南一进院子的西侧有一座西式平房,是校长办公室,蔡元培就在这里办公。在校长室的西边,有7间宽敞的平房,原是京师大学堂的教室,新文化运动时期,其中的两间曾是马尔克斯研究会的活动场所,马尔克斯研究会当时称这里为“亢慕义斋”,是德文“共产主义小室”的意思。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李大钊以《新青年》和《每周评论》为阵地,宣传十月革命和马克思主义。此时的李大钊就在北大二院,通道最里边的西侧是京师大学堂的藏书楼和北京大学的图书馆,李大钊初任图书馆主任时就在这里办公。1918年马尔克斯研究会秘密成立,李大钊、邓中夏(当时是学生)等经常在“亢慕义斋”,和大家一起朗诵诗歌,定期举行讨论会、演讲会,阅读马克思主义的英文、中文书籍。“亢慕义斋”里的德文翻译组,由罗章龙任组长,翻译了《共产党宣言》《马克思传》等。
  罗章龙后来回忆,研究会得到蔡元培的支持,学校拨出西斋宿舍中两间宽敞的房子作为会址,既是图书室又是翻译室,还做办公室。室内墙壁正中挂有马克思像,像的两边贴有一副对联:“出研究室入监狱,南方兼有北方强”,上句话是陈独秀的话,下句话则是北方生长的李大钊与南方青年学生们在一起吟咏的诗句。这表示了他们革命到底的决心和团结一致的情谊。墙上还有两个口号:“不破不立,不立不破”。类似的革命诗歌、箴语、格言等四壁都贴有,气氛庄严、热烈。
  西斋的历史如此辉煌、如此闪亮,难道毛泽东仰慕的就是这些吗?
  当然不是,这里面还有着毛泽东的个人感情和青春记忆。
  因为1918年8月到1919年3月,第一次来北京的青年毛泽东,在杨昌济的介绍、李大钊的帮助下,曾在北京大学图书馆的报纸阅览室工作,在这里耳濡目染,“迅速地朝着马克思主义的方向发展”。毛泽东也是北大人,开国领袖惦念北大的学生宿舍西斋,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自1898年戊戌变法京师大学堂建立,特别是新文化运动以来,从西斋走出来无数的爱国志士、青年学子、革命先烈、伟人领袖。西斋的记忆,也因他们得以永存,彪炳史册。
 
  该文原载《北京机关党建》2011年 第7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