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法反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京华英雄
 
 
董毓华:“一二.九”示威一马当先,冀东转平西千古幽燕

 
 
 
  【人物小传】董毓华(1907-1939),湖北蕲春人,曾化名王春裕、王仲华、李家栋、鲁渝、王大惠等。1925年由董必武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先后担任过北平、平津、华北与全国学生救国联合会主席和平津、华北与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党团书记,冀东抗日联军政委、司令员和华北抗日联军司令员,中共冀热察区委秘书长,中共中央军委联络局成员,中共北方局特派员等职。投身发动与领导了震惊中外的一二·九运动和冀东抗日大起义。1939年6月,正在前线指挥作战时,因长期疾病和奋战劳累病逝,年仅32岁。
  【英雄故事】
  从容乔装离现场,飞檐走壁破重围
  一二·九运动爆发后,南京政府严令北平方面,要在短期内扑灭这场学生运动。根据南京指示,冀察当局于1936年2月对北平、 天津的学生救亡运动,进行了较大规模的镇压。
  对中国大学的搜捕发生在1936年2月24日召开的全校师生大会上,会议正在进中,警察宪兵三百余人在少数特务的策应下,闯入会场。逸仙堂内桌椅横飞,反动军阀殴打并逮捕30余名学生。一二·九运动的学生领袖自然是反动当局必须要捕获的,他们一闯入会场,就有十几名武装警察和便衣特务,直奔董毓华而去。
  但学生纠察队有力阻止了武装警察,只见这位学生领袖刹那间换了另一件大衣,在混乱中走下主席台,并在同学们的掩护下离开会场。董毓华沉着地步入中大的后斋,这里宿舍房屋不高,他敏捷地踩着同学肩膀上了房,房后就是原郑亲王府宫墙。只见他攀上宫墙,顺着一根电线杆子滑落到辟才胡同,就这样机警地逃出了包围圈,这位董毓华就是“一二·九”运动的著名学生领袖。
  率“一二·九”示威队,走在最前智交涉
  1935年12月初,日军相继侵占丰台,和距北平市几十公里的通县,汉奸殷汝耕成立了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北平几所大中学校学生代表秘密集会于燕京大学,议定于12月9日组织北平学生举行“抗日救亡运动”大示威,要把“反对内战,一致抗日”的口号喊出去,以此掀起响应中共《八一宣言》的群众运动。
  12月8日,董毓华代表中国大学去燕京大学参加这次秘密会议。会议集中大家的智慧,拟定了一二·九游行示威路线和口号,选出游行队伍的指挥人员和交通联络人员。
  北平12月的北风,吹到脸上像刀割一样。9号凌晨,大家按照预定时间起床,小声地互相招呼着,蹑手蹑脚地到操场集合。董毓华被大家拥簇到队伍的最前面,他发出简短的号令:“同学们,立正,报数!”想不到赶来参加游行的同学近50名,超过了之前预想的人数。
  天刚放亮,董毓华便率领着同学们列成长队,高举红旗,冲出校门。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反对华北特殊化!”
  “停止内战,一致抗日!”
  “反对冀察政务委员会!”
  响亮的口号如晴天霹雳回荡在北平的上空。董毓华走在最前列,领导大家高呼口号。他圆睁的眼睛,激动的神情,鼓舞着这支首先走上北平街头的队伍,沉着坚定地前进。西单牌楼的警察瞠目相对,带着吃惊的神情,走上来阻拦队伍行进。“先生,你们是干什么的,往哪里去?”他们询问走在最前面的董毓华。
  董毓华指着中国大学的校旗说:“我们是中国大学的学生,为了反对华北特殊化,反对日本出兵华北,不愿当亡国奴,我们到中南海新华门,向军委北平分会去请愿,要求政府抗日。我们这是救亡的正常行为,请放我们过去,以免人越聚越多,妨碍交通,对你们也不好。”董毓华看见后面师大女附中的队伍从北面赶上来,他   向警察很有礼貌地说着,同时挥手让大队从他身后绕过,继续前进。
  警察有些惶恐,一时不知所措,迟疑间队伍已经走到西长安街上来了。口号声、救亡歌声回荡在长安街上,五颜六色的传单在行人中散发着。董毓华注意着这一切,他紧张地与交通员联系,秘密地发布号令:“目的地是新华门,路遇阻拦可以化整为零,不一定保持队形。”
  走到府右街南口,董毓华远远就看见那里已布满岗哨拦住去路,他把小旗向下一挥,示意队伍停下来,然后他和几位中大同学迎着警察走去。
  警察中一位警官模样的人对董毓华说:“不准通过,这是上峰的命令,我们是奉命办公,说不能通过就不能通过。”语气很坚决。
  董毓华装作怒气冲冲的样子,对着这位警官说:“好了!把队伍解散,你也就好交差了!”话音刚落,只见董毓华向大队两手一挥,表示解散。他回身对警官说:“走散的人群我也管不了。”随即冲过警察防线,昂首走在前头,向新华门而去。
    游行示威被阻拦  随机应变改宣传
  在新华门前,同学们合理合法的请愿诉求没有得到回应,为了表达人民抗日救国的愿望,董毓华、宋黎等北平学联的几位负责人当机立断,决定改请愿为示威游行,指挥部决定示威游行队伍由新华门出发,沿西长安街,经西单、西四牌楼,转道沙滩,然后到天安门集合。
  队伍走在六部口附近,即遭遇武装警察阻拦,游行队伍冲过时,有的同学遭到警察毒打,学生奋勇夺路继续东进。消防车来了,水龙向学生密集处喷水,行人路断。此时,游行示威的队伍虽已不成队形,但他们仍冒着刺骨的水柱,挽臂而行。
  到王府井大街南口,军警防卫更严,不准向东单前进。学生们在朔风中迎着水龙几经冲锋,都未能冲过。董毓华等学联领导人急中生智,放弃东进路线,向北折入王府井大街。各校学生在闹市人烟稠密处,分成若干讲演小队,在东安市场一带,进行街头宣传,大讲抗日救亡的道理,受到市民的热烈欢迎。
  这样既躲过军警的追赶,又收到游行宣传的效果。从王府井南口到北口,只见到处是人群,到处有呼口号声,学生的这种机动灵活的行动,使得警察顾了东,顾不了西。最后,警察开始捕人。
  董毓华经过一天的搏斗,嗓子已经嘶哑了。他见到王府大街所展开的宣传战,极为成功,鉴于时间已过晌午,于是下令收兵,密传口令,化整为零到北大三院操场集合,“一二·九”示威活动宣告胜利结束。
  从冀东转战平西
  1938年,经过董毓华等近一年的酝酿准备,冀东抗日大暴动取得了巨大胜利。此次胜利,震惊日伪。日军急忙从天津、东北调来大批军队,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疯狂扑向冀东地区,企图将冀东抗日武装一举歼灭。针对这种情况,党组织决定抗联部队全部向平西转移。
  转移的过程困难很多,刚刚放下锄头扛起枪杆的农民,不愿抛弃妻子,远离故土;加上他们未经过严格军事训练,遇到敌人飞机大炮便吓得四处乱跑,造成很大伤亡。董毓华率领的高志远部4万余人,作为西撤的先头部队,率先向平西转移。到达蓟县北部梁各庄和太平庄时,遭到北平日军的重兵伏击。由于部队在几乎没有什么遮掩的地带与日军作战,伤亡严重。
  当时,抗联部队除了要同前堵后追的日伪军作战外,生活也是极端艰苦的。战士们在呼啸的寒风冷雨中,穿着破旧的单衣,常常靠吃树皮、草根充饥,董毓华也同战士们一样挨饿受冻。
  夜晚,他将自己的棉大衣披到向导身上;每到一地,他还要通宵达旦地工作,分析敌情;有时实在撑不住身子,就躺在门板上打一个盹儿,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险恶的环境加上艰苦的条件,使得一些人无法承受。一天,竟有几十人把枪口对准董毓华,责问他为什么让大家出来受苦。董毓华不急不躁,耐心向大家讲解部队转移,建立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的道理。说的那些原本拿枪对准他的人,渐渐的放下了枪,低下了头。
  越是临近平西根据地,日军越是加紧进攻。经过几次战斗,董毓华终于带领1700余名将士,胜利地进入了平西根据地,受到根据地党政领导和老百姓的热烈欢迎。
  1938年10月底,到达平西根据地未及歇缓,董毓华又接受了对冀东抗联部队整训的任务。11月,他率部配合八路军四纵,出击房山县十八台。经两天战斗,歼灭该地土匪2000余人,使平西抗日根据地得到进一步巩固和扩大。1939年4月,日军200余人向宛平进犯,董毓华与白乙化指挥作战,经10小时交战,给敌以严重杀伤,夺得了华北人民抗日联军的首战胜利。
  由于长期地涉险奔波和浴血奋战,董毓华早已因积劳成疾身体每况愈下了。1936年6月,正在前线抱病奋战的他,回军区卫生部医治,不料发生针剂过期的医疗事故,抢救无效,不幸逝世,时年32岁。
  【史迹寻踪
  中国大学孙中山先生1912年倡办,宋教仁为第一任校长,初名为国民大学。1913年4月13日正式开学。1917年春,更名为中国大学,1925年9月,迁新校址西单皮裤胡同郑王府(即现在国家教育委员会机关办公地址)。1949年停办,历时36年。中国大学有光荣的革命传统,以李大钊李达吴承仕杨秀峰等为代表的一批“红色教授”在学校传播马克思主义,学校培养出了以李兆麟白乙化董毓华段君毅张致祥任仲夷等为代表的一大批民族英雄国家栋梁
  【知识链接
  一二·九运动1935年12月9日,为了反对“华北自治”,在中共北平党组织的领导下,北平学联举行请愿示威游行。12月16日,北平学生及市民再次举行更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北平学生的爱国行动得到了全国多地学生的响应,从而形成了全国人民抗日救国运动的新高潮。一二·九运动有力地推动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为抗日战争作了思想上、组织上的准备。
(本版文并图/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宣传处曹楠
(原载2014年4月4日《北京青年报》)
 
 
附 件:17.jpg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