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法反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京华英雄
 
 
何基沣:战死者光荣 偷生者耻辱

 
  【人物小传】何基沣(1898—1980):曾用名何芑荪,直隶(今河北藁城人。先后在长城抗战和卢沟桥抗战中率部抗击日军,以机智顽强的作战风格著称于世。1939年1月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水利部副部长、农业部副部长等职。1980年逝世后,遵其遗愿,将骨灰分撒在卢沟桥和淮海战场。
  【英雄故事】
  喜峰口大刀显威
  1933年春,雄伟的万里长城,仍旧冰雪覆盖,寒意逼人,但却未能挡住日军南下的铁蹄。随着山海关、热河(今河北省辽宁省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地带)被日军攻占,战火逼近燕山山脉长城各关口。素有华北屏障、冀热咽喉之称的喜峰口,自然难逃厄运。
  3月9日,日军混成第14旅团到达喜峰口外,并占领口上高地,形势十分危急。当日下午,29军37师109旅副旅长何基沣,率部先行抵达喜峰口接防。为鼓舞士气,何基沣慷慨陈词:“国家多难!民族多难!吾辈受人民养育深恩之军人,当以死报国,笑卧沙场,何惧马革裹尸。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
  在他带领下,官兵们斗志昂扬,以劣势装备与日军展开激战。由于枪械陈旧,弹药不足,加上山高路滑,士兵发挥29军善用大刀的传统,与日军近距离肉搏。10日,37师109旅、110旅,38师113旅前来增援。经过几天艰苦鏖战,喜峰口附近几处高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来回拉锯,双方伤亡都很大。经过反复思考,何基沣提议采用迂回的夜袭战术,从后侧背偷袭日军宿营地。
  3月11日深夜,身背大刀,腰挎手榴弹的29军士兵,踏着冰雪,兵分三路,向日军阵地悄悄贴近。一部由109旅旅长赵登禹率领,从左翼出潘家口,绕至日军右侧背,攻击喜峰口西侧高山之敌;一部由113旅旅长佟泽光率领,从右翼经铁门关出董家口,绕至敌左侧背,攻喜峰口东侧高山之敌;一部由110旅旅长王治邦率领,迎击正面之敌。在夜幕的笼罩下,中国官兵们如从天降,挥舞着大刀,向沉睡的日军砍去,沉寂的山头,顿时杀声震天。
狂妄的日军根本没料到中国军队会在雪夜偷袭,毫无防备,伤亡惨重。12日,日军增援并调飞机轰炸,两军一度对峙。由于29军官兵的英勇抗击,日军攻占喜峰口的企图未能得逞。
  何基沣因战功晋升为110旅旅长。5月31日,国民政府与日本签订《塘沽协定》,整个长城抗战以失败告终。
  中南海歌声震敌
  1936年,随着日军侵华步伐加速,上任不久的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田代皖一郎和北平特务机关长松室孝良,企图软化29军军官和士兵,达到不战而占华北,进而吞并全中国的目的。
  6月6日,冀察政务委员会在北平中南海怀仁堂举行中日军官联欢宴会。中方出席的有宋哲元,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市长秦德纯,37师师长兼河北省主席冯治安,37师110旅旅长何基沣,38师114旅旅长董升堂、26旅旅长李致远等。日方有松室孝良,冀察政务委员会军事顾问松岛、樱井德太郎及日军驻北平附近部队连长以上军官参加。宋哲元、松室孝良先后发表讲话,大意是中日是同种同文的国家,应该力求“亲善”。随后中、日军官交叉排列合影,以示友好。
  宴会开始了,照样每桌安排四五位中国军官坐主位,三四名日本军官坐客位,一派“和睦”景象。酒酣正浓之际,松岛突然开始跳舞,继而舞刀,神情十分狂妄,气焰非常嚣张。顿时宴会厅气氛急转直下,“亲善”气息荡然无存。29军军官们愤怒填胸,争相出场舞拳,誓与日军一决高下。董升堂跳到席位中间打了一套八卦拳,李致远也打了一套国术。
  何基沣按捺不住满腔激愤,纵身跳上一张桌子,高声唱起《黄族歌》:“黄族应享黄族权,亚人应种亚洲田。青年青年切莫同种自相残,坐教欧美着先鞭。不怕死,不爱钱,丈夫决不受人怜……。”在激昂的歌声中,29军军官们纷纷拿出大刀,准备随歌起舞。
  霎时席间气氛万分紧张,呈一触即发之势。日本军官们见势不妙,连忙将宋哲元、秦德纯等高高举起来,29军军官们也把松室孝良、松岛等举过头顶。联欢宴会不欢而散,29军军官们却雄赳赳、气昂昂地迈出了怀仁堂。
谈判场威武不屈
  1937年7月7日夜,卢沟桥事变发生。29军官兵的坚决抵抗,打乱了日军作战计划。为等待援兵,日军几次提出谈判以拖延时间。7月10日上午,中日联席会议在秦德纯住所召开。会上,日本驻屯军参谋长桥本群傲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代表驻屯军司令念道:“1937年7月7日夜,贵方在卢沟桥率先开火的不幸事件,本驻屯司令官表示遗憾。”
  话音刚落,何基沣立即反驳:“这是颠倒黑白! 7月7日晚上10点40分,是你们在卢沟桥畔率先开枪。”面对桥本群的狡辩,何基沣语气坚决说:“请将军接受我的忠告,贵军还是后撤的好,否则不愉快的事情还将发生!”桥本群坚持要求中国军队撤出宛平城。何基沣大声笑道:“桥本先生,请去问问卢沟桥上的狮子,如果桥上的400多只狮子异口同声让你们过去,我就后撤!”他接着对日方代表愤怒地说:“你们要知道,中国人不是好欺侮的!中国的军队也不是好惹的!!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让人践踏!!!”
  日方代表恼羞成怒,用武士刀直逼何基沣,何基沣毫无惧色,掏出手枪对准日方代表。眼看就要吃亏,日方只好息事宁人。由于日方提出的无理要求遭到严词拒绝,谈判无果而终。与此同时,日军却从各处调集重兵,向宛平城集结。7月28日,日军在援兵到达后向29军军部驻地南苑大举进攻,29军副军长佟麟阁、132师师长赵登禹以身殉国。陷于孤立无援之境的29军被迫撤离北平。7月29日,北平沦陷。
  大名府视死如归
  7月30日夜,何基沣指挥所部掩护29军撤退后,满怀悲痛离开北平。8月初,率部沿津浦线边打边撤,阻滞日军前进,并在津浦线沧州、泊头、德州等地多次进行血战。9月初,何基沣升任77军179师师长。10月中旬,77军部队陆续到达大名附近。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宋哲元决定主动向日军发起一次进攻,由何基沣率179师负责大名外围防卫,其他部队分路向邢台集中,以图攻下邢台,拿下石家庄。
  11月1日,行动开始,但部队动向很快被日军侦获。日军由邯郸派出一个混成旅团的兵力,配备多辆坦克,直奔大名。很快,成安县城失守,日军逼近大名西北数十里的魏县镇,何基沣亲临指挥,但在日军飞机和坦克的联合轰炸下,魏县镇也失守了,何基沣率部退守城垣。日军迅速占领城北高地的外国教堂,并从北面发起主攻。
  傍晚,在城北激战了一天的何基沣,想请几位旅长一起研究调整作战部署时,却发现守城的两个旅长率部溜走了,城内只剩下一个师部。在何基沣的率领下,将士们坚守阵地,寸步不让。城墙炸塌了,用麻袋装上泥土重新垒上;城门失陷了,顽强地展开巷战。
  11月10日,与日军恶战三天两夜后,终因弹尽粮绝,失守大名府。何基沣决心以死报国,坚持不愿撤退,部属只好强行将其拽走,从漳河南渡撤至南乐。当何基沣向宋哲元报告部队不听指挥,大名失守的情况时,却接到总部责问其撤退的电报。思前想后,何基沣悲愤至极,举起手枪对准自己头部,幸好副师长曾国佐在旁拉住他的右臂,子弹偏离头部,从左胸穿过。在抢救时,发现何基沣身上有一张墨迹未干的纸条:不能打回北平过元旦,无颜面对燕赵父老……。经医生的全力抢救,何基沣幸运地逃过鬼门关,继续奋战在抗日的前线。
  【知识链接】
  29军大刀队与《大刀进行曲》:九一八事变后,为抗击侵华日军,29军决定建立大刀队,并聘请武术名师李尧臣等担任武术教官。李尧臣创编了一套适于近身肉搏的“无极刀法”,能劈能刺,简单易学又实用。副军长佟麟阁亲自下军队视察示范,很快29军的白刃战技能得到极大提高。在喜峰口抗战和卢沟桥抗战中,29军大刀队重创日军,英雄事迹传遍全国。1937年7月,正在上海进行抗日活动的作曲家麦新,有感于大刀队的英勇事迹,一气呵成谱写了《大刀进行曲——献给二十九军大刀队》的词曲。这首诞生在中华民族奋起抗击日本侵略者炮火声中的时代战歌,激发了中华儿女的爱国豪情。成千上万青壮年唱着这支歌参军入伍,走向抗日的前线。
 
作者:黄迎风
 
 
 
附 件:8.JPG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