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法反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京华英雄
 
 
陆平:九死一生反“扫荡”,开辟新区插敌后

 
 
                     
  【人物小传】陆平(1914—2002),原名刘志贤,吉林长春人。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至1937年在北京大学教育系学习。抗日战争时期,曾任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全国总队部组织部部长,中共晋察冀分局青年工作委员会书记,中共冀察热辽区党委秘书长,晋察冀平西地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平北地委副书记、书记兼军分区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晋察军区政治部主任,察哈尔军区政治部主任,华北野战军三纵队政治部主任。建国后,曾任铁道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北京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中共北京市委委员等职。
  【英雄故事】
  初到平西  遇敌交手
  1940年正是平西抗日根据地最艰苦的一年,日伪频繁对根据地进行“大扫荡”和实行经济封锁。陆平当时担任平西地委常委、宣传部长没多长时间,却已是打游击、反“扫荡”的一把好手。他原来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任中共晋察冀北方分局青年工作委员会书记时,就经历了多次反“扫荡”,并曾经组织和领导根据地青年抗日先锋队。来到平西以后,让过去反“扫荡”积累的对敌斗争经验更丰富起来。
  7月1日这天,正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十九周年纪念日。陆平住在涞水的河东村,准备办个纪念活动,忽然有人来报告说发现日伪军“扫荡”部队已经到了白涧村,离这里很近了,得赶快转移。
  陆平带着警卫员等一共六个人,就往村后的山上跑,紧跑慢跑,出村之后还是遇到了小股伪军,只好边交火边往山上跑,一个姓赵的科长胳膊负了伤,也顾不得包扎,捂着伤口继续跑。后勤部的张觉不慎被敌人乱枪扫中,当场牺牲了。
  他们跑到山上后,天色快黑了,伪军怕中埋伏,不敢到山上去。陆平就在山上呆了半宿,总算逃过一劫,第二天就迅速转移到别的山上。这次伪军如果包围了村子,他们一个人也跑不出来。日伪军的这次“扫荡”持续了将近三个月。他们兵分三路,起码有两千人,另外还有两个大队,相当于两个连的伪军作为机动预备队。而在河东这个地方的八路军只有七十多人,敌我对比非常悬殊,斗争形势非常残酷。
  藏身石洞  命悬一线
  更危险的一次是在1940年10月1日,日伪军发起“扫荡”进攻,整个平西地委机关跟着萧克司令员一起转移,因为机关太大不便行动,就分开行动。陆平带着将近十个人到昌宛一带去了。在这近一个月期间,陆平又遇到了一次危险,一天,他被敌人包围在一个村子里。日军有一个大队约一百多人,还有大量的伪军。在村子和周边的山头上到处都是日伪军,陆平等人被打散了。当时陆平身边只带着三个警卫员,他们边打边跑,跑着跑着,遇到一块大石头。这块大石头上边很平整,下边是空的,外边长满了杂草,他们几个人就钻了进去。四个人都把子弹上了膛,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绝不能让鬼子抓活的。
  敌人在山上到处喊着“抓陆平,要活的”。有的敌人还站在石头上高喊“抓陆平啊!抓活的啊!”他们屏住气,端着枪瞄准着敌人。敌人喊了半天,没有发现他们,就只好撤了。当时真是生死悬于一线,这是陆平同志在敌人“扫荡”中遇到的最危险的一次。当年敌人像这样的“扫荡”,一年里能遇到好几次。
  乐观作战,苦中作乐
  日伪军“扫荡”平西时,肆意屠杀抗日根据地军民,还趁机劫掠老百姓的粮食。由于那里山地多,群众少,队伍多,粮食本来就不够吃,反“扫荡”时常常几天都见不到一粒粮食,只能以野菜、黑豆充饥。
  根据地的老百姓还经常主动给部队送粮食。紫石口村一位60多岁的老大娘,把仅存的一罐黑豆送给了陆平所在部队,说:“收下吧,我都是60多岁快入土的人了,活着也不能打鬼子,你们还年轻,不吃粮食怎么打仗啊!”萧克将军还用秤称粮食下锅,为的就是节省粮食。
  陆平是个知识分子,抗战前在北京大学领导一二·九运动,农村生活的经验很少。他面对平西艰苦的反“扫荡”斗争,生死悬于一线,几天吃不上饭的,还十分乐观,风流倜傥,一点也没有一些大城市人的娇气。有一回带着武工队执行任务,风风火火地赶回来,正赶上伙房为了庆祝胜利炖了一锅肉,没碗,警卫员在老乡家的床底下找到一个瓦盆,洗干净了盛了一大碗肉,递给了陆平吃。几个月没有见过荤的,陆平接过来就吃。吃完了,大家开玩笑说,那可是老太太的尿盆。陆平呵呵一笑,毫不介意地说,“管它呢,肉香就得!”
  计鹿会议  开辟新局
  1941年8月,日军调集5个师团、6个混成旅和一部分伪军,共10万余人,在空军配合下,采取“分区扫荡,逐个歼灭”的方针和“梳篦式清剿,分进合击”的战法,分13路向晋察冀边区的北岳和平西地区进行大规模“扫荡”,企图摧毁晋察冀军区所在地,消灭八路军主力部队。到10月份,平西军民历时两个多月的秋季反“扫荡”斗争胜利结束,两个月里进行了大小战斗814次,共消灭日伪军7400人,俘600余人。
  反“扫荡”胜利后,陆平等地委干部回到了平西地委所在的计鹿村。环顾遍地焦土的村庄,老百姓的牛羊都被敌人抢去了,房子被烧了,年轻人都跑了,地委机关的住处也没有了。面对敌人频繁的“扫荡”和经济封锁该怎么办?
陆平等地委领导决定召开平西地委扩大会议,总结反“扫荡”的经验教训,研究巩固平西抗日根据地的对策。1941年11月初,计鹿会议在村南洼空地上临时搭起的席棚子里举行,陆平起草了报告并致开幕词,李德仲作大会报告。参加会议的100多名同志群策群力,一致同意陆平的“到敌后去”的建议,建立两面政权,开展游击战,打破日军的封锁。
  会议开来五天,决定要加强昌(平)宛(平)联合县永定河北的工作,成立中共房(山)宛(平)昌(平)工委和房宛昌县佐公署,把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干部分成三路到敌后去,并进行分工。一路是北平的咽喉要道昌宛,第二路是米粮川、蔚(县)涿(鹿)怀(来),第三路是房(山)涞(水)涿(县)平原。当时昌宛地区情况比较复杂,敌人还在斋堂修了三个炮楼,危险大,群众基础也不太好。陆平主动要求把危险地区留给自己,把稍好一点的地区让给别人。
  计鹿会议之后,平西的形势发生了根本转变。敌后武工队、锄奸队活跃在敌占区,深入敌后的三路队伍就像三把尖刀直播敌人后方,打乱了敌人的部署和经济封锁。不到三个月时间,运入根据地的粮食就有15万公斤。经过一年多艰苦奋战,陆平领导下的昌宛地区抗日力量给到了极大的巩固,老百姓衷心拥护共产党,支援八路军粮食多了。
  建立两面政权,开辟新区,使平西根据地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八路军在平西牢牢地站稳了脚跟。
  【史迹寻踪】
  北京植物园樱桃沟“保卫华北”石刻:1935年华北事变后,中华民族危在旦夕。 12月9日,北平数千名学生走上街头,举行了抗日救亡的示威游行。陆平积极投身其中,成为一二·九运动中北京大学学生领袖之一。1936年暑假,北平学联在樱桃沟举办夏令营,清华、北大等学校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成员 200多人在这里安营扎寨,学习抗日游击战。陆平和清华大学的赵德尊同学一起,在樱桃沟一巨石上用凿子刻下了苍劲的 “保卫华北 ”四个大字,如今这一石刻已成为 “一二·九”运动的历史文物受到保护。
 
 
附 件:5.jpg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