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法反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京华英雄
 
 
蒋南翔:为了安定的书桌 温和书生一声吼

 
       
  人物小传
  蒋南翔(1913—1988)江苏宜兴人。中国青年运动的著名领导人,马克思主义教育家。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任中共清华支部书记兼北平西郊区区委委员,参与领导一二·九运动。1936年任中共北平学委书记。全民族抗战时期,先后任中共北方局青委委员、南方局青委书记、中央青委宣传部长等职。抗战胜利后,到东北开辟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团中央副书记,清华大学校长、党委书记,教育部副部长、高教部部长等职。“文革”期间受到迫害。复出后,任中共天津市委书记、教育部部长、中央党校第一副校长等职。
 
  英雄故事
  提起宜兴,人们会不由地想到紫砂壶,它简练精巧,古雅淳朴,加上题诗赋画,透着一股书卷味。常言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1932年暑期,清华大学中文系迎来一位颇有紫砂壶气质的宜兴青年——他埋头读书,很少进城;他衣着朴素,待人诚朴,有些腼腆;闲暇之余,他一把二胡,独奏国乐,自得其乐。显然,这是一位醉心于学问的书生。他就是本文的主人公——蒋南翔。
考入清华,难以安心读书
  那个年月,中国人是不幸的,蒋南翔也不例外。在他考上清华那年的年初,上海爆发一·二八战争,离上海不远的宜兴人心惶惶,他家里的粮行也因此倒闭。而刚过年尾,也就是1933年元旦,已占领中国东北的日本侵略者又把魔爪伸向华北,至5月中下旬,相继攻占北平近郊的密云、通县等地。北平也是人心惶惶,市民纷纷涌向火车站,争相南逃。更可气的是,南京政府还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为日本进一步控制华北大开方便之门。总之,从江南到北国,蒋南翔都深深体会到什么是国难当头。
  侵略者的刺刀近在眼前,北平学生哪能安心读书?平时不爱掺和政治活动的蒋南翔,再也坐不住了。1933年的上半年,他在同乡好友外文系高年级同学何凤元的介绍下,参加了进步的读书会、秘密社联小组。“社联”是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从此,他如饥似渴地研读马列主义著作,积极投身并组织学生的救亡活动。蒋南翔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讲话感锐思深,做事坚毅热情。秋天,北平最美的季节里,他怀着悲壮的心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开启了为安定书桌而奋斗的人生岁月。
一声怒吼,响彻中华大地
  妥协软弱不会换来侵略者的同情,相反,只会刺激侵略者的胃口。1935年6月至7月,中日签订“秦土协定”与“何梅协定”后,包括平、津在内的冀、察两省大部分主权落入日本之手。协议墨迹未干,日本又策动所谓“华北五省自治”,北平上空不时有日本飞机示威。头上如同悬着炸弹,热血青年更坐不住了。暑假,蒋南翔与其他同志秘密动员一些同学留校并成立暑期同学会,参加民族武装自卫会(党的外围组织)的同学姚依林、吴承明等人都是其成员。蒋南翔当选为同学会主席。他们通过关心困难同学、读进步书刊、宣传群众,开展抗日活动。10月,蒋南翔任清华党支部书记(前书记何凤元调中共北平市委)。热血在沸腾,地火在运行,在积蓄着力量,等待着爆发……
华北时局日益恶化。1935年10月,香河县成立临时维持会。11月25日,殷汝耕在通县成立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公然卖国。12月6日,又传来更令人震惊的消息:9日,冀察政务委员会将在北平成立。形势危急,如《义勇军进行曲》所唱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们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危急关头,中共北平临时工委领导下的北平学联决定于9日举行学生请愿。何凤元得知后,特地赶回清华,指示清华响应学联号召,要蒋南翔起草一篇宣言。蒋南翔躲进清华学堂地下室,满怀悲愤,完成千余字的《清华大学救国会告全国民众书》。他边写边流泪,痛感北平学生在上着“最后一课”,怒吼:“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12月9日,北平广大爱国学生的怒火,像火山一样爆发了。清华大学和燕京大学离城较远,清晨5点钟就起床了。等队伍到西直门时,城门关闭,军警严阵以待。游行学生只好在城墙外召开大会。清华社会学系学生陆璀代表北平学联向群众演讲。蒋南翔也在队伍里高呼口号,他起草的宣言被广为散发。第二天,在清华救国会出版的《怒吼吧》杂志上发表。宣言一经发表,立即传到全国,澎湃着爱国学生的激情,更多城市起来响应北平,请愿示威一浪高过一浪,最终汇成全国性的、声势浩大的一二·九运动。
救亡先锋,爱国无惧有罪
  1935年12月16日大示威之后,南京行政院下令解散平津学联,要求各校学生在12月25日前一律离校,以分散学生力量。为粉碎此阴谋,在中共北平市委指示下,北平学联发起平津学生南下扩大宣传团。宣传团下分四个团,蒋南翔为第三团团长。第三团于1936年1月4日出发,沿预定路线南下。13日抵高碑店后,遭警察围堵,并被武力威胁解散。为此,团员们讨论救亡工作是否就此结束。为防门外的警察听懂,大家都用英语发言。蒋南翔等人建议成立中国青年救亡先锋团,得到大家认同。尽管被强行押回北平,但第三团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其他团在保定受阻后,成立民族解放先锋队。等宣传团在北平汇合后,2月初成立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队”)。
  1936年2月,国民党当局颁布《维持治安紧急办法》,规定军警可以逮捕、枪杀抗日分子。从2月21日起,北平反动当局对各校开始大逮捕。其中,对清华是规模最大的,斗争也最激烈。有人看到清华的搜捕名单,第一名要捕的就是蒋南翔。2月29日晨,蒋南翔、姚依林等被抓住,拘进西校门警卫室。这一下激起众怒,在民先队员的带领下,学生们用石块、木棍与军警搏斗。趁此机会,部分同学冲进警卫室,陆璀用小刀割断蒋南翔身上的绳索。经过一场恶战,同学们夺回被捕的同学。数百名军警被清华学生打得灰溜溜离开。
  当天下午,清华大学党支部要求可能上黑名单的校内领导骨干分别躲开。作为党支部书记的蒋南翔,容易引起关注,他躲到二院食堂里。当晚7时,当局又派两个团,包括29军大刀队及保安队等共5000余人,武装包围清华。躲在食堂里的蒋南翔和工友换了衣服,脸上还摸了把煤灰。当军警搜到这里时,蒋南翔装作若无其事,给他们倒水喝。军警们看了看就走了。好险哪!在清华师生的团结抗争面前,数千军警在黑灯瞎火中忙活一夜,只能胡乱抓了20多人回去交差。
古都沦陷,组织同学撤离
  1936年3月上旬,在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蒋南翔离平南下,暂避风头。他先回老家宜兴小住。几天后,到上海和胡乔木接上组织关系,负责领导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等校的学生运动。8月,又应北平党组织要求,回到北平复学,任中共北方局直接领导下的北平学委的书记。当时,恰逢北平地下党内在学运问题上分歧严重。蒋南翔以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为指导,不停地写文章,拨正了北平学运的航向。党内力量也有了可喜的增长。据统计,至1937年全民族抗战开始前,仅在清华入党的累计有110人,民先队员130多人。而1934年11月,北平全市有组织关系的党员仅10余人。
  1937年7月7日,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爆发了。7月29日,古都沦陷。此刻,转移爱国进步青年,保留革命的火种,是当务之急。中共北平市委指定蒋南翔、杨学诚、黄诚负责接收各校学生党员的组织关系,李昌等人负责民先队员的组织关系,并共同负责北平各校学生的撤离。几天后,蒋南翔带领部分学生,离开了他难以割舍的清华园,离开了战斗多年的古都,奔赴更为广阔的敌后抗日战场。在此后的八年间,他继续用手中的笔,指导着中国青年运动的方向。正如清华同学和战友熊向晖所指出的:蒋南翔是一支笔,他的文章成为动员千百万青年和人民起来参加抗日斗争的战斗号角!
 
  史迹寻踪之一:
  在清华大学二校门北,矗立着一座式样别致、青砖红瓦的二层楼房。这就是清华校园中的标志性建筑——清华学堂。20世纪20年代,它曾是培养国学人才的摇篮;三四十年代,学校的教学、行政等领导机构基本都设在这里。2001年,它作为“清华大学早期建筑”的一部分,进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史迹寻踪之二:
  坐落在清华大学新林院住宅区最北端的一层西式花园住房(新林院2号),是1952年至1958年蒋南翔一直居住的地方。院内青松翠竹,绿草如茵,曲径通幽。一天晚上,中共北京市委领导刘仁来这里与蒋南翔商讨工作。谈完公事,步出房门,清新的空气伴着花木的芬芳扑面而来,刘仁不由地感叹:“真是个读书的好地方啊!”另外,在清华大学校史馆、宜兴市龙墅公墓有蒋南翔塑像;宜兴的蒋南翔纪念馆正在建设中(2013年10月在他百年诞辰之时动工)。
 
 
作者信息
宋传信  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 宣传教育处 副调研员
办公地  车公庄大街6号院2号楼3层  100044(邮编)
电  话  15201135970   68006351
邮  箱  songchuanxin2001@sohu.com
 
附 件:3.jpg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