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法反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京华英雄
 
 
吉鸿昌:为抗日而死 拒背后挨枪(组图)

 
 
  【人物小传】吉鸿昌(1895—1934),字世五,生于河南省扶沟县。1913年加入冯玉祥部,曾任宁夏省政府主席。1930年,任国民党革命军第二十二路军总指挥兼第三十军军长及三十师师长。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筹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任北路前敌总指挥。1934年11月24日,在北平炮局监狱牺牲,时年39岁。
  【英雄故事】
  河南省扶沟县吉鸿昌烈士纪念馆里,陈列着一个细瓷茶碗,上面烧制有“做官即不许发财”字样。这个茶碗是吉鸿昌将军生前所用,跟随他走南闯北直到牺牲,上面题字是他亲笔所写。
  英雄明志   积极抗日
  1930年,国民党向中央苏区发动反革命“围剿”,蒋介石令吉鸿昌进攻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并对吉鸿昌采取恩威并施的伎俩,给他送来了河南省主席委任状。
  吉鸿昌不愿执行“中国人打中国人”的政策,拒绝了高官厚禄,撕毁了委任状。为此,他被蒋介石撤销职务,被迫“出国考察实业”,实则是变相流放国外。对此,吉鸿昌挥笔写下“松间明月长如此,身外浮云何足论”的条幅以明心迹。
  在国外,吉鸿昌每到一处都向侨胞宣传抗日救亡的道理,侨胞们十分振奋。在一个集会上,一位青年侨胞高喊:“吉将军,你快回国把军队整顿起来!我们一定做你的后盾!”
  吉鸿昌激动地说:“我一定不辜负同胞们的热望,誓死也要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中国人绝不能做外国人的牛马!”他振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还我河山!”数千名侨胞群起响应,整个会场沸腾起来。当场就有十多个青年侨胞要求跟着吉鸿昌回国抗日。
       袒露胸膛  带头冲锋
  淞沪抗战爆发后,吉鸿昌秘密回国。1933年,吉鸿昌筹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攻克了塞外重镇多伦,击毙日伪千余人,声威大震。9月,部队进入平北山区,陷入国民党重围。
  10月8日,同盟军在小汤山突围。吉鸿昌对部队进行战前动员,下午四点,国民党五个师与日军相配合,在飞机和迫击炮的狂轰滥炸下,逐渐从四面缩小包围圈。
  同盟军将士们在吉鸿昌指挥下,冒着敌人的炮火,以连为单位,各班战斗小组散开交替跃进;骑兵部队躲过正面炮火,从左翼向敌人阵地后方迂回;同时,山炮狂轰,掩护部队前进。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浴血奋战,同盟军逼近小汤山。
  吉鸿昌见夺阵在即,忽然一跃而起,扯掉上衣,袒露胸膛,一手端枪,一手举起大刀,带头冲锋。全军为之鼓舞,将士们齐刷刷站立起来,端着枪,呐喊着一鼓作气击溃了进犯之敌。小汤山的敌人溃退到了沙河一线,留下四门山炮和一片死尸。当晚,同盟军进占小汤山休息整顿。
  吉鸿昌为了保存抗日火种,接受了国民党当局的调停条件,含泪离开了部队。抗日同盟军在日蒋夹击下失败了。
  打牌换座   躲过暗杀
  1933年10月,吉鸿昌秘密回到天津,他在法租界的家很快成为中共的秘密活动联络站。他与共产党员南汉宸、宣侠父等人以打麻将牌、会友、听戏、娱乐为掩护,联络抗日反蒋力量。1934年5月,吉鸿昌组织成立了“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注意。南京当局密令刺杀吉鸿昌等人,暗杀任务由军统北平站长陈恭澍全盘负责。
  这时,吉鸿昌已在法租界国民大饭店38号房间开辟了新的秘密联络点。11月9日,经任应岐联系,吉鸿昌与李宗仁的代表刘少南见面会谈。为了防备万一,吉鸿昌临时又改在45号房间与代表会谈。
  此时,吉鸿昌等正在45号房间内借打麻将牌掩护研究工作。屋门半开着,门口的屏风挡住了视线。特务们便找来一个小皮球在楼道里佯装玩拍球游戏,当饭店茶役走进45号房送水时,特务便假作把球拍了进去,然后借口找球进屋侦察情况,查看各人所在位置。侦察结果是吉鸿昌穿一身白裤褂,离暖气较近。偏也凑巧,就在特务外出汇报之时,屋里面打牌正好四圈结束,重新搬庄换门,吉鸿昌坐到对面去了。因为离暖气管子远,他就又穿上棉袍。而原来坐在对面的刘少南,就移到吉鸿昌先前坐的位置上。因为离暖气管子近,他也就脱了棉衣,恰巧也穿的是一身白裤褂。
  特务王文闯进来,朝刚才报告位置穿白小褂的刘少南打了一枪,刘少南当场身亡。吉鸿昌大喊一声,立刻站起来揪特务,特务扭头就跑。由于子弹射的距离很近,力量很大,弹片碰到洋灰地又弹了回来,正好擦伤了吉鸿昌的肩膀。
  此时,国民饭店已乱成一团。法国租界工部局派巡捕将国民饭店团团围住,一上楼就急急地问茶房:“吉鸿昌在哪里?”吉鸿昌从隔壁房间里推开门,挺胸而出说:“不用查了,我在这儿!”巡捕一拥而上,吉鸿昌大喊一声:“别动手,我自己走,先送我去医院看看伤,有什么话回头再说!”送到医院就跟送到监狱一样,巡捕房以杀人嫌疑为由,将吉鸿昌逮捕,不久以“通缉在案”为由,将其引渡到国民党天津市公安局,以后又秘密引渡到北平军分会,关押在北平陆军监狱。
  慷慨赴死   激战刑场
  1934年11月22日晚,北平军分会对吉鸿昌进行“军阀会审”。
  11月24日,蒋介石密电北平军分会,下令对吉鸿昌“就地枪决”。在就义的前几个小时,他要了笔墨和信纸,写了一封革命遗书,给夫人及亲属留下最后遗嘱,说他“是为时代而牺牲”。时候到了,吉鸿昌披上斗篷,就像平时出门遛弯儿一样走了出来,从容走向刑场。走着走着,他忽然停了下来,捡起一根树枝,在刑场的土地上挥手写下了“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的就义诗,荡气回肠,震撼人心,气吞山河,堪称千古绝唱。
  写罢,他对特务们说:“我为抗日而死,不能跪下挨枪,我死了也不能倒下!”
  “你说怎么办?”特务们惊愕地问。
  “给我拿个椅子来,我得坐着死!”吉鸿昌说。
  椅子搬来了,吉鸿昌面对枪口坐下,对拿枪的特务说:“我为抗日而死,死得光明正大,不能在背后挨枪。”行刑的特务被他的凛然正气吓得发起抖来。“你在我眼前开枪。我要亲眼看着敌人的子弹是怎样打在我的身上!”持枪的凶手都愣住了,只好走到前面去,和他脸对脸地举起了枪。
  枪声响了,吉鸿昌仰靠在椅子上,在北平陆军监狱英勇就义,时年39岁。
  【史迹寻踪】
  北平陆军监狱,就只在东城区炮局胡同21号,由于地处炮局胡同内,也称之为炮局监狱。解放前曾是北京国民党当局囚困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监狱之一。
(本版文并图/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 杨华锋漫画/陈彬
(原载2014年6月10日《北京青年报》)
 
 
附 件:21.jbg.jpg
 [关闭]